当前位置:新余彩旭贸易有限公司生活快乐大本营曾舜晞梁洁,曾舜晞梁洁甜偶剧
快乐大本营曾舜晞梁洁,曾舜晞梁洁甜偶剧
2022-09-06

如果你家事不好,父母为了让你未来有个锦衣玉食的生活,辛苦给你安排到名校读书,你是否想抓住这个翻身的机会?

如果你是胸有大志,希望咸鱼翻身,会不会没攒够能耐就顶撞你的老师,败坏自己的名声,让自己成为圈子里的危险人物?

这些问题,我想普通人听了,肯定都会说不。

不然每年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参加高考,想去北大清华呢?

然而,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放到我们五月鹅厂新剧就完全成了“女主悲惨命运”的开端。

没错,说的就是霸占鹅厂PC首页,被强行推销的《雁归西窗月》。

要说该剧无论是演员配置,还是剧情立意亦或是古装题材,放到五月国产剧市场上都是强有力的竞争者。

相比隔壁家要剧情没剧情,单靠刘学义一张帅脸撑起来的《清落》,《雁归西窗月》的演员阵容就已经是完胜。

无论梁洁的《双世宠妃》是否还有人记得,可单靠《终极笔记》圈粉无数的曾舜晞,《雁归西窗月》的热度就要比隔壁家的强出一头。

然而,就是国产剧中最好驾驭的古偶题材,《雁归西窗月》还是用实际行动证明剧情注水,逻辑稀碎,人设崩塌的粗制滥造让“烂剧”再拔一个新高度。

根据官方简介,该剧讲述了梁洁饰演的女主角谢小满机缘巧合下得罪了曾舜晞饰演的纨绔子弟巨鹿郡王赵孝谦,后因为别人设局促成了两人签订婚姻契约,谢小满被迫嫁到了郡王家。

自此,两人开始了先婚后爱的同居生活。在这个过程中,双方共同经历了种种磨难,最后闯关成功,收获爱情。

平心而论,虽然该剧的框架没有涉及到什么现实题材,内容也不出奇,可是作为一部古装甜偶来说,该剧如果可以正常走完流程,应该还是会让喜欢这个题材的观众得到满足,再有平台方的宣发,说不定还能获得一个高评也未可知。

毕竟相较于现代剧,古装偶像剧的优势就在于可以通过礼仪仁孝四个方面对男女主角进行强行捆绑。

不管是父母之命,还是媒妁之言,总之,你想怎么搭配都可以,完成先婚后爱一点不是事儿。如果情节方面再加上点家国大义、权力斗争,家长里短那点事儿,几乎就完全满足了“种种磨难”这个设定。

可是,即便是如此四散延展的电视剧,《雁归西窗月》的编剧还是选择了“世上本无路”的套路,以小甜剧的姿态PUA大女主题材,将生活在渔阳里这个乡下地方的谢小满套上个进步新女性的外壳,却依旧走的是靠男人翻身的戏码,使得看谢小满的人生像生吞了20个地瓜使人心塞。

电视剧开始,女主角谢小满一家就因为家中三十亩桑田被大伯家低价买走,不得已母亲带着她和弟弟从渔阳里搬到了吴江府,与谢父一家团聚。可是,一路之上谢小满都对着三十亩地耿耿于怀,一气大伯家不公道买地,二气父母没有据理力争保住桑田,三气自己要搬家。

根据这三个“气”,谢小满成了“不高兴”。

事实上,父母之所以搬家,是想借助舅舅家的实力,让谢小满和弟弟成为贵族学院的学生,日后她可以嫁入豪门,弟弟能有个好前程。

可是,这些在女主角的眼中始终比不上三十亩桑田值钱,以至于她对那张卖地收据十分看重,决心靠自己的力量拿回土地。

可就是这张意义重大的收据,打从剧集开始就被谢小满各种掉地上。在城门口与父亲初见,她的收据就掉在地上,初遇男主角,这份收据还是掉在地上。

千万不要以为女主角的马虎是个缺点,幸亏有这个缺点,才使得她与曾舜晞饰演的巨鹿郡王有了理不断的关系。

可是,这还不是编剧对女主角人物塑造的重点。

最让人血脉喷张的是她堪比窦娥的冤,苦过黄连的命。由于谢父在家中不受待见,没钱又没权,使得谢小满成为亲戚家嘲笑的对象,蹭舅舅的便利成为世家子弟学校的一员,免不了要受到不公平待遇。

于是,为了塑造女主角逆境求生长的杉菜精神,开学第一天编剧就让她碰上了书院大考。

不仅如此,由于她是新生入学,同学对她不了解。所以,坏人只能让谢小满的表姐、堂姐来当。先是表姐在门口就当丫鬟面数落谢小满没见识,后是谢小满的表姐如英给同学科普这个妹妹到底有多差劲儿。考试期间还特意戏弄她,让先生对谢小满下警告。

观众可以当这剧是架空作品,背景挨不上唐宋元明清。

但是,就中国传统来说,家丑不外扬是最基本的价值观,再看不上的家里人也不会当着外人面大肆宣扬,骂她等于骂自己。

可是,《雁归西窗月》的主创们显然是得了健忘症,使得观众看这段情节产生了奇异的想法,如果后续两个姐妹跟谢小满没有深仇大恨,那观众四十米的长刀就只能寄给编剧了。

要说这剧最神的地方就是套路内反转。

如果按照20年前《流星花园》的路数,杉菜的逆成长是自强不息,那么《雁归西窗月》的谢小满就是破灭反女主,我弱我有理的女权婊。

为了渲染她的弱势,监考老师也被设定成了无良先生,对新生极为严厉。

开考五分钟就开始嫌弃女主角写得不好,考试没结束就让她去办公室报到。

可以说,女主角是干啥啥不行,搞事第一名。

反观男主角这边同样没好到哪里去。

为了显示曾舜晞饰演的赵孝谦十分顽劣,编剧给他的出场就是自己养的蝈蝈丢了,发动一大家子人找。为了凸显蝈蝈的重要,男三还背了一大段台词做了个旁白介绍外加气氛渲染。

然而,如此金贵的宠物却在一大群奴仆的眼皮子地下夺门而逃,甚至一路蹦跶到了大街上。

且不说郡王手下那么多人,单就蝈蝈的脚程来看,顶多跑到院子里的草丛里,真没理由像扫地机器一样在大街闲逛。

可这,的的确确就成了男女主角第一相遇的契机。

一路“不高兴”的女主角在街上被巨鹿郡王找蝈蝈大军给冲散了,就在一众群演向后跑的情况下,女主角只身向前,眼中无神盲目喊爹。

一不小心就踩死了被赵孝谦视为珍贵的宠物。

就在这种情况下,赵孝谦带着杀宠之心与谢小满结下了梁子,而谢小满的卖地收据也恰到好处地掉在地上被赵孝谦拿走。

客观上来说,一部甜剧是否成功,男女主角相遇的契机就已经注定该剧的后续走向,无论是热播的《你是我的城市营垒》还是《御赐小仵作》,甚至于走科幻路线的《司藤》,都在第一集给了观众一个完满的解释,让观众认为这俩人必须有戏。

反观《雁归西窗月》的开篇,虽然理解编剧想要“不走寻常路”,可是这种无脑套路的应用就像是嚼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无论是女主角的马虎、无理、弱势婊,还是男主角的幼稚无脑行为,都在告诉你《雁归西窗月》的看点就是这俩人制造了一集又一集不算矛盾的矛盾,让上帝视角的观众欣赏一出又一出矫揉造作的跳大神。

由于该剧槽点实在太多,溢出屏幕的廉价味就不再叙述。

尽管曾舜晞因为《终极笔记》圈了一众粉丝,但是赵孝谦的出现势必会让曾版吴邪的滤镜碎成渣渣。

那个“吻的真好”的热搜也无法逆转该剧扑街的事实。而曾舜晞想要凭这部剧转身成古偶小生已经多少有些差强人意。

总之,《雁归西窗月》是部bug满分,国产古偶剧秀下限的又一力作。

如果你喜欢这种题材,那就来看看《雁归西窗月》,这部甜偶剧不止有“甜”,还有“呕”。